请在此处输入关键词、文章标题或者部分正文内容即可快速搜索文章:
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 华商新闻网 > 资讯 > 正文
华商新闻网-移动版 首页

BitMax.io全球合作伙伴专访(一)——UltrAlpha CEO 刘晗

时间:2019-08-08 11:37  阅读:8
分享到:

图片

2019年三月,纽约依旧春寒料峭,BitMax.io交易所却欣欣向荣,交易量和注册人数都屡攀高峰。身为创始团队和核心技术人员的刘晗深吸一口气,对自己的顶头上司,BitMax.i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曹晶说:“George,能不能约你吃个饭?我请。”上一次他和George单独吃饭,还是在2018年初。那天饭后,他毅然辞去全球对冲基金巨头AQR已经做到VP的职务,加入刚刚只有雏形的BitMax。而这一次,他有一个更为紧张的决定。

“George,我们刚创立的时候,你说如果有一天团队里有人要离开去创业,你能理解,甚至支持。这话,还算数不?”

“算数。”

“那我现在认真地想做一件事,一件可能会在币圈有点动静的事。你会不会支持我?”

——写在前面

图片

刘晗,89年出生,身上兼具了80、90后矛盾又共通的特性。他身为家中长子,踏实,负责,抗压能力强;但同时,他乐观、好奇,总是不断突破自我。

一半兴趣,一半天赋,刘晗从初中开始自学编程,高中还没有想好考哪个大学,就决定了非计算机专业不读。机会总是眷顾幸运又努力的人。他以优异的成绩本科被全球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第一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录取,毕业后顺利进入全球最大资管公司BlackRock(贝莱德),后又被对冲基金巨头AQR高薪挖角,一路晋升至了Vice President。

可偏偏,工作和生活的逐步稳定并没有让他内心平静。

“说我太年轻也好,有野心也罢。我不是很想这么早就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我想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越到后来,我越开始蠢蠢欲动想要看看外面的工作机会,一个跟我过去的经历截然不同的机会。我想去创业公司,生机盎然的地方。”

那时正是区块链行业如火如荼的时候,他和几个同组的同事常常一起讨论这个新技术。加上当时市场效率低,各个交易所的价差大,他和同一组的另一个同事就一起写了Bot(小机器人),通过赚价差套利,“躺着收钱”。当然后来94事件出来后,靠着中美交易所价差来赚钱变得难了很多,但是各大交易所之间价差还是存在。用刘晗的话说:“只要Bot写得认真点,那个时候赚钱真是个倍儿轻松的事儿。”

2018年三月,刘晗在候机室里等待值机,准备回国参加朋友的婚礼。正无聊,那个和他一起写Bot的同事打来了电话。

“他问我现在有空方便吗?我说过一会儿要飞了,着急吗?他说着急,有一个绝好的项目找团队,现在就要知道我的答复。”

那是刘晗和George的第一通电话。George激情笃定地讲述了自己对BitMax的蓝图,两个尚未谋面的男人因为相似的背景和共同的热爱竟极为投契。

“那通电话打下来,我基本上觉得应该会和他一起做这个项目。你能看出来George是一个靠谱的人。我在电话之前以为他会吹的天花乱坠,但是他只是客观的给我讲了未来的出路和成功的可能性。说实话,当时他给的这个数字不是很高,但却是一个实际的数字。因为且不说区块链这个行业,即使是任何创业公司,真正成功的几率也很低。所以当时如果他说得太高,我反而会不相信。”

于是从国内回来,刘晗和一群华尔街老兵们开始一起兼职搭建网站和模型。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市场蒸蒸日上,整个框架也顺利搭建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George提出要所有人全职加入。

“我当时其实也没有想好。我很信任这个团队,一起工作了几个月,知道大家的实力。但我毕竟当时有一份稳定、体面、收入又好的工作。这个行业的波动性这么大,我不确定是不是该放弃稳定工作来承担这个风险。”

那天刘晗带着这个问题去找George,两人单独吃了顿饭。

“去之前我很紧张,毕竟他开给我一个好offer,我却要质疑这个机会。但吃完之后,我就定下来要全职加入。他不是只开出个高工资诱导我们全职。他认真评估了公司、评估了每个人的价值。他是真的认可我,我也真的认可这个平台,认可他。”

//

半年之后,BitMax.io从熊市中杀了出来,慢慢趋于稳定,整个团队也逐渐壮大,在行业中声量渐增。而在熊市里市场的极具波动和不理性,让刘晗重新想到了在传统金融圈时做资管的经历。

“当时有加入交易所的想法,是因为我觉得区块链里的数字资产归根到底是金融产品。它发展太快,市场不够理性,波动率高,导致传统金融系统不愿介入。但是总归,这个行业会和传统金融融合。所以最开始我想找一些华尔街背景的人,做一个与当前圈内交易所不同的,往合规方向发展的交易所。但这只是第一步。”

当前区块链行业因为没有金融体系或者大的金融机构协调,主要以散户为主。加上这个群体还处于开始阶段,即使有诉求,想要去投区块链,也不知道怎么去投。刘晗认为,很多市场不稳定,不理性的行为也都可以归结于此。而想要改变这个现状,就需要更多的传统金融的概念进入市场。BitMax现在做的,是从一个传统交易所的角度教育市场,不断引入华尔街的金融衍生品,让用户熟悉传统金融圈的玩法。但是除此之外,资管服务也是完善这个行业必不可少的一环。刘晗用了几个月钻研市场,却发现市场上并没有一个成熟的、有传统金融背景扎实经验的资管服务团队。

“我和George的理念一样,我们都认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未来总归是会和金融产品融合。但不同的是,我觉得随之而来的会是更多不同用户诉求和一个有效的基金管理机制。 在BitMax的一年里,我和各个项目及用户沟通,在这之中我也确实感受到了他们的需求。 所以我想这也许是个突破口。如果市场能有一个有经验的、能让用户信赖的资管平台,来帮助经验不足的散户更合理的配置资产,那么当前的市场结构就能逐步完善。”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BitMax在正轨上愈发茁壮,团队扩充,刘晗终于不用抱着电脑吃饭,不用半夜查三次手机检察系统修漏洞了。BitMax已经成熟,刘晗觉得,时机到了。

 “要说和George说之前,心里没有犹豫是不可能的。我倒是不担心他会拒绝,我和他一起工作这么久,知道他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但是我猜想他会说时机还不成熟,还要再等一等。”

但意外地,George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那一顿饭他们聊了很久,从当前市场形势和用户需求,到资管平台在整个行业架构之间的作用,甚至到背后的数学模型,进而如何和BitMax深度合作,他们都已经有了雏形。

“其实我们都是非常理性的人。他也知道我离职并不是因为干腻了想要自己做老板,更不是对他、对团队有什么不满。我只是觉得这个项目做出来之后,对我本人、对行业、对BitMax,都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所以他也很支持我。”

//

从和George谈完到全身心投入创立UAT,研究市场,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招兵买马,写白皮书,找私募投资人,开发网站。在短短的4个月之间,刘晗需要迅速完成从一个创始团队到创始人的转变。最让他头疼的,是相关的法律法规。

图片

在大公司的时候,他只需要考虑好自己负责的那一块,不用担心整个公司的运营状况,不用考虑怎么和客户沟通,也不用去想整个体系的运作。后来和团队一起创立BitMax,一下就要担起风险。因为创始团队人数少,需要每个人负担得就会更多。除了设计,搭框架,搭网络,性能测试之外,还要担心创业失败的风险、系统的构建、未来的发展方向。除此之外,还有更多负面的、恶意的评论,甚至黑客攻击——这都是刘晗在AQR并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而现在创立自己的团队,责任自然也更大。越来越多的决策,更多的责任,对团队的管理和协调,甚至媒体宣传,这些他以前从来不需要接触的事情和其他突如其来的挑战,都一股脑向他涌来。

“压力确实蛮大,但是在重压之下完成挑战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这四个月左右要做的东西很多,但看来一切进程都还不错。如今平台顺利上线,公募也马上要开始,一切都按部就班。现在我只希望可以尽快开放给用户,让币圈用户们能够体验一个真正系统化,成熟的资管平台。未来我们会寻找更多基金产品资源,把更多策略和交易团队放到平台上,吸引更多用户,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想做一个长远的项目,不是一个靠炒作起来,最后会烟消云散的空气项目。然后最终,让它成为一个传统基金和区块链之间的桥梁。”

图片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笔者出于好奇,问刘晗为什么要创立UAT。除了看准行业需求和商机,有没有什么关乎自己的原因?不料刘晗哈哈大笑。

“这个问题问得好哈哈。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喜欢挑战,并不是想不断逃离自己的comfort zone(舒适区)。我做的每一件看似挑战的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充分准备。创业不是为了冒险,而是因为我技术出身,在传统金融界和资管上都有经验,我觉得我应该为这个行业做些什么。在创立BitMax之初,我把该踩过的’坑’都踩过一遍,又有那么多好朋友好前辈帮我。我知道,我能做成。”

来源: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TF002C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华商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商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商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华商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BitMax.io全球合作伙伴专访(一)——UltrAlpha CEO 刘晗

图片

2019年三月,纽约依旧春寒料峭,BitMax.io交易所却欣欣向荣,交易量和注册人数都屡攀高峰。身为创始团队和核心技术人员的刘晗深吸一口气,对自己的顶头上司,BitMax.i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曹晶说:“George,能不能约你吃个饭?我请。”上一次他和George单独吃饭,还是在2018年初。那天饭后,他毅然辞去全球对冲基金巨头AQR已经做到VP的职务,加入刚刚只有雏形的BitMax。而这一次,他有一个更为紧张的决定。

“George,我们刚创立的时候,你说如果有一天团队里有人要离开去创业,你能理解,甚至支持。这话,还算数不?”

“算数。”

“那我现在认真地想做一件事,一件可能会在币圈有点动静的事。你会不会支持我?”

——写在前面

图片

刘晗,89年出生,身上兼具了80、90后矛盾又共通的特性。他身为家中长子,踏实,负责,抗压能力强;但同时,他乐观、好奇,总是不断突破自我。

一半兴趣,一半天赋,刘晗从初中开始自学编程,高中还没有想好考哪个大学,就决定了非计算机专业不读。机会总是眷顾幸运又努力的人。他以优异的成绩本科被全球计算机科学专业排名第一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录取,毕业后顺利进入全球最大资管公司BlackRock(贝莱德),后又被对冲基金巨头AQR高薪挖角,一路晋升至了Vice President。

可偏偏,工作和生活的逐步稳定并没有让他内心平静。

“说我太年轻也好,有野心也罢。我不是很想这么早就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我想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越到后来,我越开始蠢蠢欲动想要看看外面的工作机会,一个跟我过去的经历截然不同的机会。我想去创业公司,生机盎然的地方。”

那时正是区块链行业如火如荼的时候,他和几个同组的同事常常一起讨论这个新技术。加上当时市场效率低,各个交易所的价差大,他和同一组的另一个同事就一起写了Bot(小机器人),通过赚价差套利,“躺着收钱”。当然后来94事件出来后,靠着中美交易所价差来赚钱变得难了很多,但是各大交易所之间价差还是存在。用刘晗的话说:“只要Bot写得认真点,那个时候赚钱真是个倍儿轻松的事儿。”

2018年三月,刘晗在候机室里等待值机,准备回国参加朋友的婚礼。正无聊,那个和他一起写Bot的同事打来了电话。

“他问我现在有空方便吗?我说过一会儿要飞了,着急吗?他说着急,有一个绝好的项目找团队,现在就要知道我的答复。”

那是刘晗和George的第一通电话。George激情笃定地讲述了自己对BitMax的蓝图,两个尚未谋面的男人因为相似的背景和共同的热爱竟极为投契。

“那通电话打下来,我基本上觉得应该会和他一起做这个项目。你能看出来George是一个靠谱的人。我在电话之前以为他会吹的天花乱坠,但是他只是客观的给我讲了未来的出路和成功的可能性。说实话,当时他给的这个数字不是很高,但却是一个实际的数字。因为且不说区块链这个行业,即使是任何创业公司,真正成功的几率也很低。所以当时如果他说得太高,我反而会不相信。”

于是从国内回来,刘晗和一群华尔街老兵们开始一起兼职搭建网站和模型。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市场蒸蒸日上,整个框架也顺利搭建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George提出要所有人全职加入。

“我当时其实也没有想好。我很信任这个团队,一起工作了几个月,知道大家的实力。但我毕竟当时有一份稳定、体面、收入又好的工作。这个行业的波动性这么大,我不确定是不是该放弃稳定工作来承担这个风险。”

那天刘晗带着这个问题去找George,两人单独吃了顿饭。

“去之前我很紧张,毕竟他开给我一个好offer,我却要质疑这个机会。但吃完之后,我就定下来要全职加入。他不是只开出个高工资诱导我们全职。他认真评估了公司、评估了每个人的价值。他是真的认可我,我也真的认可这个平台,认可他。”

//

半年之后,BitMax.io从熊市中杀了出来,慢慢趋于稳定,整个团队也逐渐壮大,在行业中声量渐增。而在熊市里市场的极具波动和不理性,让刘晗重新想到了在传统金融圈时做资管的经历。

“当时有加入交易所的想法,是因为我觉得区块链里的数字资产归根到底是金融产品。它发展太快,市场不够理性,波动率高,导致传统金融系统不愿介入。但是总归,这个行业会和传统金融融合。所以最开始我想找一些华尔街背景的人,做一个与当前圈内交易所不同的,往合规方向发展的交易所。但这只是第一步。”

当前区块链行业因为没有金融体系或者大的金融机构协调,主要以散户为主。加上这个群体还处于开始阶段,即使有诉求,想要去投区块链,也不知道怎么去投。刘晗认为,很多市场不稳定,不理性的行为也都可以归结于此。而想要改变这个现状,就需要更多的传统金融的概念进入市场。BitMax现在做的,是从一个传统交易所的角度教育市场,不断引入华尔街的金融衍生品,让用户熟悉传统金融圈的玩法。但是除此之外,资管服务也是完善这个行业必不可少的一环。刘晗用了几个月钻研市场,却发现市场上并没有一个成熟的、有传统金融背景扎实经验的资管服务团队。

“我和George的理念一样,我们都认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未来总归是会和金融产品融合。但不同的是,我觉得随之而来的会是更多不同用户诉求和一个有效的基金管理机制。 在BitMax的一年里,我和各个项目及用户沟通,在这之中我也确实感受到了他们的需求。 所以我想这也许是个突破口。如果市场能有一个有经验的、能让用户信赖的资管平台,来帮助经验不足的散户更合理的配置资产,那么当前的市场结构就能逐步完善。”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BitMax在正轨上愈发茁壮,团队扩充,刘晗终于不用抱着电脑吃饭,不用半夜查三次手机检察系统修漏洞了。BitMax已经成熟,刘晗觉得,时机到了。

 “要说和George说之前,心里没有犹豫是不可能的。我倒是不担心他会拒绝,我和他一起工作这么久,知道他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但是我猜想他会说时机还不成熟,还要再等一等。”

但意外地,George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那一顿饭他们聊了很久,从当前市场形势和用户需求,到资管平台在整个行业架构之间的作用,甚至到背后的数学模型,进而如何和BitMax深度合作,他们都已经有了雏形。

“其实我们都是非常理性的人。他也知道我离职并不是因为干腻了想要自己做老板,更不是对他、对团队有什么不满。我只是觉得这个项目做出来之后,对我本人、对行业、对BitMax,都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所以他也很支持我。”

//

从和George谈完到全身心投入创立UAT,研究市场,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招兵买马,写白皮书,找私募投资人,开发网站。在短短的4个月之间,刘晗需要迅速完成从一个创始团队到创始人的转变。最让他头疼的,是相关的法律法规。

图片

在大公司的时候,他只需要考虑好自己负责的那一块,不用担心整个公司的运营状况,不用考虑怎么和客户沟通,也不用去想整个体系的运作。后来和团队一起创立BitMax,一下就要担起风险。因为创始团队人数少,需要每个人负担得就会更多。除了设计,搭框架,搭网络,性能测试之外,还要担心创业失败的风险、系统的构建、未来的发展方向。除此之外,还有更多负面的、恶意的评论,甚至黑客攻击——这都是刘晗在AQR并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而现在创立自己的团队,责任自然也更大。越来越多的决策,更多的责任,对团队的管理和协调,甚至媒体宣传,这些他以前从来不需要接触的事情和其他突如其来的挑战,都一股脑向他涌来。

“压力确实蛮大,但是在重压之下完成挑战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这四个月左右要做的东西很多,但看来一切进程都还不错。如今平台顺利上线,公募也马上要开始,一切都按部就班。现在我只希望可以尽快开放给用户,让币圈用户们能够体验一个真正系统化,成熟的资管平台。未来我们会寻找更多基金产品资源,把更多策略和交易团队放到平台上,吸引更多用户,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我想做一个长远的项目,不是一个靠炒作起来,最后会烟消云散的空气项目。然后最终,让它成为一个传统基金和区块链之间的桥梁。”

图片

后记

在采访的最后,笔者出于好奇,问刘晗为什么要创立UAT。除了看准行业需求和商机,有没有什么关乎自己的原因?不料刘晗哈哈大笑。

“这个问题问得好哈哈。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喜欢挑战,并不是想不断逃离自己的comfort zone(舒适区)。我做的每一件看似挑战的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充分准备。创业不是为了冒险,而是因为我技术出身,在传统金融界和资管上都有经验,我觉得我应该为这个行业做些什么。在创立BitMax之初,我把该踩过的’坑’都踩过一遍,又有那么多好朋友好前辈帮我。我知道,我能做成。”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华商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商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商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华商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相关阅读